疫情冲击钢铁市场 钢企“抱团”谋出路
http://www.chinabathware.com 2020-04-07 00:00:00 中国经营报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一些工业原料供应链受阻,企业通过多种方式“自救”。

  3月29日,重庆钢铁(601005.SH)公告称,其拟以自有资金4000万元与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国宝武”)成立中国宝武原料采购服务公司(以下简称“宝武原料公司”)。据了解,后者除了重庆钢铁参股之外,还吸纳了宝钢股份(600019.SH)等多家钢企参股,投资总额达5亿元。

  对此,宝钢股份方面人士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我国是最大的铁矿石采购国,中国宝武又是国内最大的钢企,统一构建原料资源平台,在物流配送、降本增效方面都有好处,尤其是在谈判方面可能增强话语权。

  “钢铁行业长期以来都是‘买方市场’,不过,铁矿石行业却一直都是‘卖方市场’,成立宝武原料公司利于增强我国钢企的话语权。”分析师仝琳向记者表示,疫情虽然对钢企复产影响不大,但是在钢材供求关系上却影响很大,因此,在原材料采购上如果能取得主动,将有利于缓解国内钢企压力。

  市场需求量下降

  根据中物联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的调查报告,目前已经有8成的钢企复产或者明确复产时间,为国内的“新基建”提供钢材保障。

  不过,记者采访获悉,仍有钢企对今年的整体行情看弱,已经考虑限产或者减产。

  “自4月1日,国内多个品种的钢材价格下调,螺纹、高线、盘螺每吨均下调约100元。”西北一家钢企负责人张亮(化名)告诉记者。业内测算,3月份钢企的产量同比虽有下降,但是不会很大,可能在5%左右。然而,疫情对钢企的供需关系产生很大的影响,例如在房地产、汽车方面的影响都会传导至钢材的供需关系上,因此4月份的价格下调可能只是个开始。

  “但愿不要像原油价格那样‘跌跌不休’就好。”张亮认为,如果钢铁市场需求在6月份还得不到复苏,价格下跌将是必然,届时,钢企必须考虑限产甚至停产。

  对此,记者走访了西安市多家建材市场发现,钢市普遍冷清。“去年就与一家5万平方米的工地谈定了供货协议,说今年3月份开始供货,受疫情影响,截至目前工地还没有确定动工时间,但是钢铁的价格却已经开始下跌,除此之外,今年的小批量走货也不行,从过年到现在,没有开一单。”西安一家钢贸公司老板向记者表示,今年钢材生意不好做,赔钱的可能性大。

  在此背景下,一些钢企停产检修。据消息,马钢计划于4月7日对一条小棒线进行停产检修,预计检修25天,影响产量5万吨左右;除此之外,包钢已于3月下旬对5号高炉1500m3进行检修,预计检修时间为40天,目前合计检修高炉两座,分别为1号2200m3和5号1500m3,合计影响日均铁水产量1万吨左右。

  事实上,受疫情影响,国外的市场表现更为严峻。仝琳向记者表示,目前国内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,但是海外却持续蔓延,欧美多国为了防控疫情采取封锁、中断交通、停工等举措,汽车、房地产、基建等均受到极大影响,导致全球钢铁需求量下降。

  铁矿石价格上扬

  相对于钢价下行而言,铁矿石的价格却居高不下。

  3月31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2020年1至2月份钢铁行业运行情况显示,铁矿石价格波动上升。1-2月,铁矿石平均价格指数接近330点。其中,1月末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为345.0点,环比上升11.9点,升幅为3.6%;2月上旬保持平稳,中旬后呈波动上行走势,2月末为311.3点,比2月初上升11.93点,升幅为3.9%;3月份,进口铁矿石价格开始走弱。

  “我国虽然是钢铁大国,但在铁矿石方面却不掌握话语权。”仝琳告诉记者,去年,受巴西淡水河谷矿山溃坝和澳大利亚港口飓风影响,我国铁矿石供求一度出现紧平衡,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,严重地挤压了钢企利润。

  如今,成立宝武原料公司有利于在铁矿石的采购上力争话语权。

  仝琳认为,宝武原料公司成立之后如果能够反映到定价机制上,意义重大。据了解,在宝武原料公司的股权架构中,宝钢股份持股49%、马钢集团持股17%、中国宝武持股10%、鄂城钢铁持股8%、韶钢松山持股8%、重庆钢铁持股8%。宝武原料公司董事会由9名董事组成,中国宝武可提名2名董事候选人。

  对此,宝钢股份一位高管向记者表示,我国是铁矿石的最大进口国,以前国内钢企都各自为阵,分散采购,缺少竞争力,而铁矿石主要集中在力拓、必和必拓、FMG集团和淡水河谷四大企业手中,成立统一采购平台之后,有助于与这些铁矿石巨头谈判签约。

  据海关总署数据,2019年,我国铁矿石进口量为10.7亿吨,同比增加0.5%,进口金额为1014.6亿美元,同比增加266.4亿美元,增幅为33.6%,平均价格达94.8美元/吨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必和必拓、力拓以及FMG集团三家公司在2019年利润约为1855亿元。而工信部的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钢铁协会会员企业实现销售收入为4.27万亿元,同比增加10.1%,实现利润为1889.94亿元,同比下降30.9%。

  也就是说,2019年,澳洲三大铁矿石企业的利润几乎等于国内钢企利润之和。另外,若不是淡水河谷因为在2019年受溃坝影响出现了亏损,国外这几大铁矿石企业的利润甚至可能会高于国内的钢企。

  不过,国内钢企的实力也在增强。其中,中国宝武经历了三次大的重组。2016年,宝钢与武钢合并成立中国宝武;2019年,中国宝武以市场化的方式重组马钢集团,同年又接管了重庆钢铁。在2019年,中国宝武的粗钢产量已经超过安赛乐米塔尔,成为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。

  钢贸商的期望

  相对于钢企抱团争取铁矿石的话语权,受疫情影响,国内钢贸商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  从春节至4月,张亮的钢贸企业还没有开单,他每天除了给老用户打电话联系生意之外,紧盯各地的基建消息,希望能够争取一个大的订单弥补疫情带来的损失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3月底,由国家发改委调度的533个重大交通项目复工率已经达到97.8%,涉及工点7000个,累计参建人员达到50万人。除湖北地区外,全国1.1万个重点项目复工率达到89.1%。其中,重大公路、水运项目复工率达到97%,机场项目复工率达到87%,重大水利工程复工率达到86%。

  另外,年初以来,国家发改委不断加快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下达进度,以交通项目为例,截至目前,全年投资计划下达超过80%,涉及金额近540亿元。在投资审批方面,国家发改委会同相关地方采取“绿色通道”加快审批、协调推进的做法,提高前期工作效率,确保完成全年投资任务和实际工作量。

  记者梳理发现,浙江、陕西、甘肃等地也纷纷对外公布了重大项目计划。以甘肃省为例,该省发布了《2020年甘肃省省列重大建设项目投资计划》,共158个项目,其中有计划新开工项目50个、续建项目85个、预备项目23个。

  “重大项目扩容能够提升钢材消费,但是与去年相比,民营企业的用钢需求明显下降。”张亮告诉记者,对钢贸商来说,没有哪一年像今年这样,4月份了还不开单。往年春节收假之后,就会有企业要求供货,今年就是上门咨询的零星业务也寥寥无几。

  多家钢贸商人士告诉记者,2020年,钢贸生意不好做,希望在国内加大重点项目建设的同时,也能够重视小微企业的生存环境,除了适当减免税费,希望能给予一定额度的补贴。

文章关键字:
版权与免责声明
秉承互联网开放、包容的精神,ballbet贝博靠谱吗网欢迎各方(自)媒体、机构转载、引用我们的原创内容,但请严格注明“来源:ballbet贝博靠谱吗网”;同时,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将版权疑问、授权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,发邮件至db123@netsun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、处理。
  • 返回顶部
  • 024-83959321
  • 在线咨询
  • 微信二维码
    关注你附近